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碎玉池(16)台湾爷爷

2016-3-14 08:46| 网络编辑: yangqing| 查看: 344610| 评论: 0

台湾爷爷

吕向阳


今年大年初一早晨,当我们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热气腾腾、香味四溢的家乡臊子面时,气氛却像冻住似的,谁也不愿意多说什么。全家人都有一桩共同的心事:那位身处宝岛台湾、孤独寂寞的爷爷是否还在世上?已经有半年多时间了,爷爷家的电话总是没有人接听,八十五岁的他到底怎么了?

我眼睛红红的,洒下了一掬相思泪,并将一碗臊子面汤向南方泼去。这是我们西岐人的老风俗,如果大年初一亲人不在身边,总要朝他所在的方向泼上一碗臊子面汤,以示让他在千里之外也能享享口福,沾上福巴子

爷爷叫吕正刚。他和我家是宗亲,幼时家里突遭变故,他从我们衙里村到了一沟之隔的流龙嘴村,租了几亩荒地艰难度日。后来,与一位伙伴参加了国民革命军。十三岁的他,瘦得像麻秆儿,所幸遇到了扶风籍团长胡耀武,胡团长看他挺机灵的,遂让他当起了身边警卫。爷爷斗大的字不识一个,胡团长便供他在平凉师专上起了学,并教他天天练毛笔字。

胡先生早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,是陇东有名的书法家,他虽从戎,却还兼任平凉师专讲师。几年下来,爷爷学到了不少知识,并写得一手好字。后来,他参加过中条山等战役,立下了不少战功,也升上了团长的职务。1949年,他被裹挟去了台湾。小时天天讲阶级斗争,我把他想成了一个青面獠牙、杀人如麻的怪兽,我常常为有这样一位宗亲而脸上发烧。

谁能想到,世事就像跷跷板,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随着我的亲爷爷被宣布为西府游击队队员后,我家也被宣告为红色家庭1984年春节,我们家收到了多年无音信的吕正刚爷爷一封家书,信上问这问那,表达了浓浓的思乡之情,并说他日夜都盼望着能回一趟故里,能吃一顿臊子面。从信上我们得知,他在台湾娶了个高山族妻子。

从这以后,鸿雁传书,每年写给家乡的信不下二十封。1988年秋季,爷爷参加了宝鸡市祭炎帝活动后,与妻子回到日思夜牵的家乡。那天,他老泪纵横,抱着亲人号啕大哭。午餐是家乡的臊子面,他一连吃了十几碗,从炕头站到院子还是不放碗,宽面、细面、韭叶面都吃过了,吃得大汗淋漓,最后还吃了一碗干面,他说:天下美食莫过于家乡臊子面,人在外边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一碗臊子面……

下午,他跪在祖坟前磕了无数个响头,怎么也拉不起来。热情纯朴的乡亲们轮流做臊子面款待他,吃着吃着他就哽咽起来,他一边吃一边说:台湾人与人生分得厉害,对门是谁也不知道。大陆人乡俗还是好,村子是一个大家庭,我过几年就搬回来住。爷爷在村子沟畔崖边转悠了十多天,他像要捡回什么宝物。他看到家乡人民生活比过去有了很大提高,但有两件事却让他心中十分不安:一是村小学年久失修,娃娃要到一公里外的邻村去上学;二是村上的路是土路,一遇雨天泥泞难行。爷爷说,他要建校修路,为家乡父老办实事。

1994年他从台湾汇来二十七万元人民币,在县乡政府支持下,村上建起了村小学,土路换成了柏油路。乡亲们给他写信,要请县剧团为他唱大戏。他偕妻再次回到家乡探亲。那天,村里十分热闹,四路八岔的人像赶庙会一样将村里村外堵得水泄不通,大家像打量天外来客一样打量爷爷。戏台上的红色对联格外醒目:乡亲感怀唱大戏,游子思祖赠重金。上午,村上人支起一口大锅,用臊子面款待这两位老人。虽然是涎水面,爷爷却吃得津津有味,他说:这才是和气面、团结面,咱老先人周公发明的这饭吃了顺气!也就是这一次,他同妻子乘出租车去扶风探望胡耀武后人时,出租车出了车祸,妻子当场被夺去了性命。

那天,四邻八乡的人都来参加了这场葬礼,乡亲们感到格外愧疚,爷爷哭着说:死的应该是我,我要是死在家乡就好了。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,爷爷挺住了。他给村上人家用宣纸写了不少字。从他送给我的书法册子里,我了解到他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,在台湾及日本几次书法大赛中屡屡获得金奖,册子的序言是蒋荣森先生写的。后来,爷爷又两次一人回家探亲,走时,总要拎一桶醋、几箱挂面、一罐臊子。父亲吕元亨为他写下了一副副对联。路碑联:周原骄子回故里,台岛离人报桑梓。门庭联:少小离家入伍去,老大跨海捧金还。校门联:台岛赤子寄厚意,校园旧容换新颜。悼妻联:泪诀扶风悼妻魂,谁料故乡在即,你竟独去也,此地终成伤心路;身临姜水奠炎帝,虽说胜景尚可,我却独来哉,天涯难忘始祖情。

去年农历八月十五前,我接到爷爷最后一封信,信上说,在台湾看到月光皎皎、海风习习,思乡之情倍增,日夜都想回故里……但自此以后爷爷再也没了音信,我多次打电话,家里总是无人接听。去年秋冬,妻子在沟畔采撷了不少黄花菜,我也买回了几斤上好的木耳,等着给爷爷做臊子面。家乡的父老也盼着他回来。我的爷爷,你还好吗?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热点

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