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碎玉池(15)奇人王永喜

2016-3-11 16:28| 网络编辑: yangqing| 查看: 361032| 评论: 0

奇人王永喜

吕向阳


千阳有座绿色庄园,占地五十公顷,有人估价:它至少值五十万元!庄园已成了旅游景点,年吸引游客两万余人,西安及宝鸡市区的人纷纷参观,连甘肃的游客也慕名观景。绿色庄园的主人是名不见经传的农民王永喜。他靠啥能耐建起这样一座颇具规模的名园?造这样一个景点,就是政府部门也要花费一番气力呢,王永喜哪来这么多的钞票?带着一系列悬念,我来到绿色庄园进行了探访。

车子出千阳县城向东北方向驶去,但见远处的千山在扬沙天气里绿意点点,路边的麦田规整如棋盘,一垄垄油菜花灿烂开放。车过崔家头镇,司机指着村委会小院说:这地方本是西安市委原书记崔林涛同志的故宅,崔书记说家里没人住白浪费土地,于是让了出来,后改成了村委会。崔家头镇出了两个名人,一是崔书记,二是王永喜。看来,千阳人把王永喜抬得很高,这也说明农民的生态环保意识在大大提升。

距千山愈来愈近了,但见沟壑纵横,田块渐呈梯田状。突然,车子在深沟边停了下来,一团葱茏、一缕碧云便直扑眼帘。步入园内,但见松柏层层叠叠,修竹参差披拂,绿荫匝地,百鸟啁啾,飞檐翘角的文曲阁等仿古建筑,氤氲着恬淡、幽静的氛围;如果没有苍藤缠护的土墙、破旧落伍的厦房、石子铺就的羊肠小径、间或几声鸡鸣狗吠,真恍若进了公园或到了什么名胜古迹。这真是人间仙境”“世外桃源


庄园掠影


庄园一词正被人淡忘,它折射的是农耕时代堡垒式的封闭、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。面对嘈杂的人声、拥挤的人潮,不少人想一头钻进庄园,回归大自然。然而,都市的庄园或旅游景点的度假村,仅仅是个摆设,这一切缘于商品化的侵蚀。王永喜的绿色庄园,压根儿没想过卖门票,没想过接客赚钱,于是它显得很纯情也很质朴,它是一个农民营造的旅游景点,体现了农民的思想及手艺。所以,它不可多得。

先说说庄园的位置。沟边边、崖顶顶,农民道是打拳也危险,但王永喜的庄园就选在这样的地方。东临一条深谷,深得让人目眩心惊,我站在这里眺望时,如同站在了跳水台上。我看见切割了的黄土地像失血过多的汉子在哆嗦着。千山一带曾是周朝的养马场,在坎坎伐檀兮的叮当声中,它才变成了这个样子,文人们用穷山恶水来形容它,南方人用荒凉偏僻来讥笑它。但当一座绿色庄园诞生在这里时,它让我想到,建设山川秀美的大西北,政府的投入及集团军式的造林诚然十分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:要让大西北的农民自发起来改造大自然。我曾经到过大山深处采访,看到一些山民用一捆捆晒干的树苗熬糁子,打搅团,一碗饭的价值太昂贵了。我可怜这些山民又憎恨他们这一举动。王永喜是个大善人,他将树木看成是有生命的东西,他至少懂得生活在林子里不仅环境美而且能长寿。

王永喜的庄园距庄科村大本营尚有一段距离,算是单家独户,用闲地搞绿化也省却了不少麻烦。长期以来,我一直思考着:南方名园多,为何西府名园少?除了西府少水少才子外,与盖房连成一片有关。住在一起,安全热闹,但别无其他优势,更糟的是注重了房子建设,忽视了居住环境。这一发现在这里得到了印证。房子盖得再好,少了花木点缀,仍是土包子!这几年我们在评选科技户”“双文明户时却忽略了评选生态户,所以,王永喜仍然默默无闻,这一榜样的力量没有得到发挥,真是遗憾啊!

再说说庄园的布局吧!那土坯筑就的几间厦房,便是主人的居室了。用绿化的钱,王永喜完全可以盖一座很气派的楼房,但他没有赶时尚,这在一些人看来是本末倒置。徜徉院中,细细瞧来,绿色充盈了角角落落。崖背上、土墙上用迎春花、爬山虎掩护着,连炕头上、桌子上也摆满了小花盆。院中,杏树喷火,梨树扬雪,芭蕉青青,绿树拂檐 ;房前屋后,几万竿竹子似翠浪排空,有水竹、箭竹、木竹。院北侧是松柏林,粗略数来有3700多棵。药王洞、文曲阁等7座古建筑雕梁画栋 ;柳、榆、楸各色树负势竞上;斑鸠、喜鹊、雉鸡等3000多只鸟儿筑巢栖息 ;山狸、兔子、黄鼠狼出没其间。难怪有人说,王永喜的绿色庄园在西北农村也属少见。


永喜其人


农民的职责是种地,而王永喜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劳作之余,为何要造这么一座绿色庄园?王永喜是个谜。

永喜的老家在河南南召县。抗日战争爆发那年,他呱呱坠地。还没念几天书,教室及村庄就被日本飞机炸飞了。一次,他跟着母亲在地里干活,飞机扔下了一枚炸弹,要不是跑得快,就被炸死了。六岁那年,他跟着母亲逃荒要饭落户千阳崔家头镇。

孤儿寡母,日子过得十分恓惶。缺少父爱,失去伙伴,小永喜性格变得愈来愈孤僻。但这孩子天性里却喜欢花花草草。拔草放羊,看到开放的山花,觅见独特的树木,他就连根刨下来栽到院子里。渐渐地,破窑旁边竟成了小花园。解放后的第三年春季,他随一家工程队去宝鸡县西山地区栽电话杆,在一道观里看到竹林瑟瑟,便挪不动脚步了,花一元钱买了几竿幼竹跑回家埋了下来。后来,回河南老家探亲,路过南阳卧龙岗又讨回了一捆竹子。竹子有极强的繁育能力,到现在已生出这么大一片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王家院子里已是千竿翠竹遮映,百棵垂柳、核桃树、杏树、李子树环护,一所清凉瓦舍,藤蔓绕墙垂檐。

厄运终于降临在这方绿色世界了!1973年,村上要办百头猪场,人们的眼光盯向了他家北侧。实际上王永喜明白这是咋回事。种花种草被视为封资修,处处都在砍林造梯田,你一个河南担胆子真大!不几天,他房前屋后的树被砍得只剩下三棵。为了护住竹林,他东劝西劝,简直要拼命了,终于劝退了大家。寒冬的夜晚,月亮洒下一片清辉,看到留在地上的树墩墩,王永喜的心在滴血,他气得病倒了。更糟的是,他若猴子被赶出了林子一样,活受熬煎。夏天太阳直晒屋顶,冬天黄尘直扑灶房,他想上山做个野人,妻子一次次拦住了他。

1977年,猪场解散了,绿化祖国的口号又喊响了。王永喜决心找回那逝去的绿色,他要活得自由自在,活得人模人样!我从小爱山爱树爱清静,不喜欢热闹喧哗,不住在林子里就像坐牢一样难受,我大概是猴变的!这年春季,他怀揣省吃俭用攒下的几十元钱,独自一人拉着架子车,行程一百余里,从凤翔东湖苗圃买回二百多棵松树苗,栽下后全活了。连续几年,他春季总要从东湖购回二百棵松树苗。为了多买一棵树苗,在县城他舍不得吃一碗面条,只得啃干馍喝冷水。路上有几面大坡,有次他上一面坡时已眼冒金星,浑身散架,车子向后退下来,在危险关头,好心的行路人帮他推了上去。

松树齐刷刷长了起来,王永喜喜上眉梢,但他的规划是营造松柏林,所以他不敢懈怠。1978年秋末,他背着干粮去文家坡乡千台山采柏籽,采了几斤撒进苗圃,春季却不见芽芽探出来。后来,他请教了专家,才知采柏籽要在7月份。19797月,他采了三十斤柏籽,撒进苗圃后发出了芽,终于圆了他营造松柏林的梦。

王永喜在营造绿色庄园时,还供着四个孩子上学。他的孩子中有一人考上大学,三人考上中专。他靠种地、挖药、找零活将他们供了出来。在最困难的岁月,有人要买他的松树做绿化树,他怎么也不肯,他说,我还没栽够数哩,咋舍得卖掉?究竟栽够多少够数,他也说不清楚。为了播植这片绿,他不喝酒不喝茶更不抽烟,从来没有穿过一件像样子的衣服。自己生活清苦,全家人也跟着受罪。到现在老伴和他看的是小彩电,住的是土厦房。

永喜栽树栽一棵活一棵,全靠自己摸索出的土法子。坑挖好后,苫一层短麦草,算是施了底肥;树放进坑中后,培上土,不用脚踩,而是马上浇水,再盖上一层土,这一栽树办法有悖于书本,但着实顶用。

别看永喜只念了几年书,他却推崇儒家、道家学说。《汉书》《史记》《战国策》《道德经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等,他通读了几遍,到现351

在也是个书虫,屋中摆满了不少线装古书。他说,把《道德经》《孙子兵法》研究通了,经营就能赚钱,打仗就能成为常胜将军,绿化也受益匪浅。他研究《易经》着了迷,他靠长跑、静坐健身。他说,中国传统文化渗透着环保主义思想,无论是清静无为或是修身齐家治天下,都是教人热爱山河崇尚大自然。

从永喜身上,我们可以看出发育他的土壤有特殊之处:

第一,出身独特。他是移民。抗战时期,河南贫民大量涌入宝鸡,王永喜是其中之一。移民有顽强的生存能力,也有惊人的创造能力。营造绿色庄园,也可看作是他对收他养他的这片土地的回报,这便是感恩戴德了!王永喜不是这片土地的亲儿子,但养母对他这般疼爱,他就越发孝敬她,比亲子还孝敬。

第二,思想独到。崇尚清静无为。他不赶时尚、不趋热闹,颇有思想,举止古怪,但行为超前。现在不是讲建设山川秀美的大西北嘛,王永喜早就这样做了,而且做得很干脆很彻底。他淡泊名利,触角窄小,但能感应到大自然的呻吟和呼唤,大自然缺甚他赶紧补甚。农民是土地的主人,但像王永喜这样真正爱土地的人着实不多。土地养活了不少人,但只求索取的人太多了,甚至有些人竭泽而渔,急功近利。投入是为了回报,王永喜的可贵之处就是不求回报。

第三,精神可嘉。他的绿化,靠的是锲而不舍、滴水穿石,聚沙成塔、集腋成裘。砍了再植,永不泄气;由小到大,永不满足;自筹资金,不等不要;其志可嘉,值得彰显。


庄园归谁?


又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,绿色庄园将会迎来一批又一批游客。有老的,也有少的,有城里人,也有乡下人,庄园的沉寂幽静会被打破,惊讶声、赞叹声也会在这里荡起。对此,王永喜有些招架不住,也有些受宠若惊。如果这座庄园能给人们上一堂环保课,王永喜的那一杯茶水算没有白递。如果能唤起人们的植绿意识,鸟儿也算没有白受惊吓。

去年,在永喜的再三争取下,在县乡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他的庄园又扩大了五亩,现在也栽下了松柏苗。但他还在设法争取庄园面积。在他想来,如今不是提倡退耕还林嘛,这里坡地不少,应该多栽树种草。想归想,但争取些地却是很艰难的。

谈到庄园的归属时,王永喜说,四个娃都在外面工作,以后家里就没人住了,我下世时会将庄园无私贡献给国家。但谁来管护呢?他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。固定三个人管护,每人发三百元月工资,一年就要花万余元,谁付这笔钱呢?

我们还是回到他的绿色庄园吧!林中的树抚摸着春风,擦洗着碧空,使人产生向善的力量。有人说,中国的兴旺和树木的兴旺同步,二者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我们既需要阳光,更需要绿荫。有了树木,黄土也变仙地 ;没有树木,黄山也变瘌痢头。别了,王永喜!别了,绿色庄园!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热点

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