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宝鸡网 首页 文学周刊 朝花夕拾 查看内容

写出她们身上人性的光辉

2018-2-8 08:31| 宝鸡日报·宝鸡网| 查看: 6272| 评论: 0

◎李君


   这些年,我虽然把主要精力放在影视剧创作上,但却并未远离文学。文学就像火种,一直在心里埋藏着。
    回首 2017年的创作,值得一说的是我的系列小说《女人诗篇》。这是本人最不挣钱,然而最在意的写作——
    十年前,从市文联已经调到西安文联工作的著名诗人、撰稿人商子秦老兄忙不过来,推荐我给一部电视剧写旁白,我由此走进了影视圈开始“触电”,把伤身又伤心的文学束之高阁,决定不再理会。虽然编剧的笔是文学打磨成的,但是世事难料,去年市作家协会改选,我又被拉进了文学圈子。当了作协主席觉得不再写点什么,说服不了别人。没料想试笔之作《洗木桶浴的女人》
得到文友一些虚实莫辨(哪怕是虚的)的肯定以后,我有了点信心,于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女性穿过历史的尘烟,从天南海北向我走来。她们都是我在影视写作中遇见的。她们的一些故事我写进了戏里,而更真实更隐秘的一些东西不能入戏,却成了《女人诗篇》系列小说写作计划里绿松石一样珍贵的素材。我发现,十年前暂别文学圈是一个天赐的休假。这次远离让我认识到,把当时的伤身伤心归罪于文学的边缘化,是在推卸责任。真正的原因是我的写作走进了死胡同,走不动了,写不了了。休假归来,重新起笔,发现眼前柳暗花明。至于为什么要专门写女性,是觉得在历史和现实的艰难中,她们身上闪现或者叫作挤压出来的人性光辉更为璀璨。这一年我写了四篇,《洗木桶浴的女人》《卓玛堆》《姐姐和她的母亲》发表在省作协刊物《延河》 2017年 12期上,第四篇是个中篇《望海崖》,发表在 2018年第一期《秦岭文学》,得到了一些肯定。这一系列写多少篇,我不知道。我想到了不想写的时候才算完,反正现在我还是雄心勃勃、一往情深地继续投身创作,最后再集结成一部长篇小说。
    再说说我的影视创作。 2017年,我完成了 4部影视作品——
    创作了一部电影剧本《还乡》,通过一个老人晚年还乡的经历,回溯了渭北乡村半个世纪的历史以及人与土地的故事;再就是与北京麦娱网合作,创作了网剧《墓道长安》;还与北京真之影影视合作,创作了电视剧《大学》。重点说一下我创作的 5集广播剧《金钥匙》吧。该剧讲农民护宝、追宝的故事,展现了他们的高风亮节。但不是平常简单的好人好事,有惊险、有悬念,有引人入胜的情节;同时还展现了西周的历史文化和西府特色。这个广播剧现已被列为陕西省文化精品项目,由西安星达菲影视制作,宝鸡人民广播电台出品。
    回眸一年的收成不算多,但于我而言,业余时间能一手搞创作、一手管孙子,已是十分欣慰了。

(作者系市作家协会主席,中国电视电影“百合奖”获得者,市有突出贡献的文学艺术家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热点

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