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宝鸡网 首页 文学周刊 当代诗经 查看内容

梦的头发白了

2017-12-21 09:02| 宝鸡日报·宝鸡网| 查看: 6804| 评论: 0

◎郭兴军

和夜晚对坐

和夜晚对坐
想象自己是夜晚的一部分
喜欢万家灯火
喜欢繁星满天
喜欢在深深的心底
藏着一个巨大的黎明
和夜晚对坐
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座古墓
里面藏满金银珠宝
更有一个千年甚至万年的秘密
等待后来人开掘
而我的头顶
必定年年春天长满青草
和夜晚对坐
我可以是任何东西
但只有我是自己的时候
世界才那么真实

在宝鸡
1
在宝鸡,我喜欢现在的我
与过去没有任何瓜葛
我活着,一切都是新鲜的
如同我刚从娘胎里出来
正陌生地打量着这个城市
在宝鸡,我租居金台区进新村
每天出出进进,像一个怀揣秘密的幽灵
四处闲逛,特别是到了夜晚
我内心的欢快,让我更像一个人
喜欢以全裸的身心,面对自己
在宝鸡,大多时候我是沉默的
我把自己隐身在人群中
不喧哗,不卖弄
不对阳光说哀伤
是的,我的呼吸有力
我的沉默,永远明亮
2
多少次来宝鸡,我都是过客
在车来人往中,一闪即逝
那些曾经遭遇的荣光与耻辱
就像一场下在前世的雪
有着未曾谈及的美
而这一次,我又来到了宝鸡
此刻,我就走在金台大道上
如同一阵过去时光里的风
正吹在回忆的天空里
我相信我不是过客,在宝鸡
我以笔为剑,纵横天地
我以心血为墨,为天地立心
这一次,我忽然觉得
在宝鸡,我就像一块磁石
走到哪里,哪里都会被我吸引

人到中年
1
人到中年,如同车行途中
怎么看,都是一个奔跑的人
即便前面有千年的大雪拦路
他的脚下,也不能有丝毫的停留
人到中年,啥事都好像经过了
又好像什么都不懂,这样的感觉
有如深夜听歌,好像一切都在梦中
人到中年,春天走远了,但秋天
依然遥远,那就站稳现在
该怎么活,就怎么活
让走在途中的自己
正照与侧影,都像个真爷们
2
在路上走了很久,很久
我直起身子时,太阳已经悬在头顶
此刻,我的周围挤满了人
或者说,我的身旁没有人
连树木和风也没有
我辨不清来路和去路
或者说,我想坐下来
看一看天,摸一摸脚下的石头
可我不能停,我是自己的时间
我的生命不舍昼夜
尽管人到中年,尽管我的双鬓
已偷偷地泛起霜花
但我必须勒紧命运的缰绳
把今夜,奔跑出又一个黎明

这是灵魂的飞翔

无眠的灯光
自漆黑的夜晚泄出
守望的悲壮
就比遥远年代的雨水
还要纯净
明亮的房间里
一个人在回忆中抚摸月亮
一个人在窗外的虫鸣里
握紧内心的绳索
无眠的灯光
让夜晚在白纸上留下痕迹
这不是偶然的心血来潮
不是虚幻的梦
而是灵魂实实在在的飞翔

(郭兴军:农民。爱好写诗,有 2000余首散见于各大报刊。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热点

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