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宝鸡网 首页 文学周刊 朝花夕拾 查看内容

老棉袄

2017-12-6 08:00| 宝鸡日报·宝鸡网| 查看: 2814| 评论: 0

◎李敏

    说起老棉袄,对于出生在北方的人来说,是十分熟悉的物件!尤其是生活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。寒冷的冬季,老棉袄就成为必不可少的御寒衣物。记忆中,乡村的冬天无论多么寒冷,我从没有挨过冻,因为有娘做的棉袄穿在身上,暖在心里。我就是穿着妈妈做的小棉袄度过既贫穷又快乐的童年的。
   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祖祖辈辈生活在农村的父辈日子过得都紧巴巴的,没有钱买棉袄,更没有我们现在穿的羽绒服、毛衣、保暖衣。那时,用钱买来的还不是衣服,而是布,母亲或亲人再用针线将布缝制成衣服。衣服里注入了心血和亲情,穿在身上自然是格外温暖。
    每当秋凉农闲之后,母亲都要为我们做棉袄,做好防冻的准备。即使不做新棉袄,也要将旧棉袄拆开,包括里面装的棉花,都要拾掇得干干净净,然后铺平,重新缝制。按照母亲的说法,棉袄旧一是因为里面吸进的尘土多,二是棉花已经疙疙瘩瘩,传热不均匀了。其实,不管缝制新的,还是将旧的重新洗过缝制,程序都是一样的。
    做棉袄选“面子”和“里子”的布料时,要根据人的性别、年龄、喜好等来考虑。“面子”要让别人看,自然质量和颜色要好一点;“里子”只有自己知道,可以将就一些。那时物质贫乏,即使是新布,也离不开棉布、华达呢、的确良等,色调单一,可供选择的余地不是很大。条件不好时,布料还是旧衣服上拆下的,尤其是“里子”用的。布料准备好后,裁剪成衣服的雏形,“里子”和“面子”的形状完全一样,将“里子”铺展在炕上,把撕得蓬松的棉花铺到上面,再将“面子”铺上去,之后用炕桌或石板压上几天,为的是使棉花紧密,整体均匀平展。压好后,母亲跪在炕上,沿着边缘开始一针一线地缝制。缝制是细致活儿,针脚要不偏不倚,还要匀称,线头要隐蔽,棉花不能外露。要是遇到做饭或者其他的事情,就要继续压好。夜晚缝制的时候,灯光昏暗,全靠感觉,那飞针引线简直就是一种艺术。缝好以后,再在前襟用布条绾四五个纽扣才算完工。那时的我们早就急不可待了,上身脱得精光,棉袄刚穿到身上,只觉得痒痒的,但马上一股暖流便传遍全身。
    母亲做的老棉袄,穿在身上,不仅热了我的身,更暖了我的心。如今许多年过去了,母亲的眼睛早已花了,再也不能为我们做棉袄了。但一到冬天,想起童年那用母爱凝成的老棉袄,心里依然是热乎乎的!
    人间之情,而唯有爱像溪流在岁月里绵绵不断地延续着……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呛儿菜下一篇:幸福·圆满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  • .

文热点

读排行